吉林省农业科学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院所新闻→媒体报道
吉林日报 黑土地的绿色“账簿”-我省以科技创新解局“秸秆之困”的探索
文章来源:吉林日报 三农 05版 发布时间:2016-08-12

本报记者 孙翠翠 通讯员 岳玉兰

  2016年8月10日,高老大在地头上静静等待一个时刻的到来。

    高老大是公主岭市小有名气的菜农,对他来说,如何少肥少药种出好吃、安全的蔬菜,如何克服蔬菜连作障碍,如何把那一垛一垛的秸秆解决掉,是个挠头的问题。

    9时30分,高老大苦苦等待的检测报告终于送到了。他粗略算了一下,用秸秆营养土种植黄瓜和西红柿,维生素C含量均比市场销售的高1倍,重金属汞含量比国家无公害标准低25倍以上,且重金属砷的含量更是比无公害标准低了66倍。

    “原来秸秆还田还真能‘黑土生金’!”

    不得不说的困惑

    解决秸秆困境,最紧迫的目标应该是降低危害,中期目标是逐步利用,长期目标是变废为宝。

    高老大从地里摘了两根黄瓜,用手掌蹭了蹭,边吃边往家走。每经过一座秸秆堆,高老大就在心里默记一次。他合计着,到了明年春天,这些秸秆发酵成营养土,厚厚地铺在他的蔬菜大棚、水稻育苗地里,不仅实现化肥农药的减施,土地里还会生出更多的“金子”。最重要的是它解决了秸秆不让烧,又无处可去的难题。

    “一到秋天,最犯愁的就是这满地的秸秆,不烧!送哪?”高老大说,无论是送电厂还是送造纸厂,都太费事,特别是量小的村民就更没热情。每年秋天,村民为了处理秸秆想尽了办法。

    秸秆问题难解的原因林林总总。农户分散生产秸秆难以集中、收储体系难以在短时间内建立起来等问题导致秸秆收储成本偏高。而当前油、气、煤传统能源价格低迷也导致秸秆能源化利用投资热情下降。

    “秸秆送电厂、送造纸厂,不仅费事,这些地方对秸秆的质量也是有要求的,太湿不行,发霉不行,难处多着呢!再说,苞米地到处都是,电厂、造纸厂才有几个,那路远的,我们能送得起吗?”一说起秸秆,农户总有自己的苦。

    “农民看啥?看效益!没有利益驱动,就没法调动起农民解决秸秆的极积性。”省政协委员施立学近几年一直关注秸秆问题,并做了调研:“秸秆综合利用融合着科技、政策、产业发展等多个方面,它是现代农业的一部分,也是现代农业走向高效、绿色环保方向的重要支撑。但是,解局秸秆之困,政府引导是一方面,最终还需要依靠市场的力量去解决,让农民主动选择。而农民看重的,正是这秸秆营养土是否能‘生金’。有利益驱使,农民才有动力执行。横在农民面前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还田的操作性和成本问题。操作简单、可复制、成本低,才会得到广大农民的支持。”

    “这边秸秆无处安放,那边土地嗷嗷待哺,这就是尴尬的现状。”省农科院韩润亭、李旭东、任金平三位专家说。通过科技创新把秸秆变成营养土,返哺给土地是他们研究的目标。

    我省玉米种植面积5800万亩,年产秸秆约4000万吨以上,除少部分由农户收集作为生活燃料、造肥还田及饲喂牲畜等利用外,剩余2700多万吨,占总量的60%以上。这些剩余秸秆绝大部分在田间随意抛弃或焚烧,不但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而且带来了火灾隐患和大气污染。

    如何解决秸秆问题,早已从一个单纯的农业问题上升到社会问题。

    我省最近出台的2016年秸秆综合利用工作实施方案中,明确指出,要按照“疏堵结合、以疏为主、以堵促疏”的秸秆综合利用及禁烧总体思路,以秸秆肥料化、饲料化、能源化、基料化、工业原料化利用及秸秆收储运体系建设为重点,推进试点城市、重点县秸秆综合利用工作,整合资金政策、落实部门帮扶责任、实施重点项目。2016年,全省新增秸秆综合利用能力100万吨,力争达到200万吨。

    还田背后的绿色“账簿”

    农民在土地上,计算增收的账,而秸秆还田背后的“账簿”上,是一笔关乎绿色、关乎率先实现农业现代化以及农业可持续发展的大账。

    “解决东北黑土退化,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耕地可持续发展是秸秆的最重要出路。未来秸秆的出路主要有三条:一是以秸秆还田为主,消耗秸秆60%以上,在解决秸秆去处的基础上,改良土壤;二是秸秆饲料消耗秸秆25%,大力推广秸秆青贮和黄贮技术,积极实施‘过腹还田’;三是其它消耗15%,包括用作燃料、沼气生产、工业用加工原料等。”省政协委员、省农业科学院副院长董英山曾在政协会议上这样说。

    “利用生物技术,使秸秆腐熟后还田,就是在这60%上下功夫。”省政协委员、省农科院副院长李启云介绍说,因为秸秆本身含有丰富的有机质,再与禽畜粪便混和在一起发酵,腐熟产物能显著增加土壤肥力,降低化肥的使用。且在制作营养土发酵过程中温度达到70度左右,堆肥中绝大多数病原菌和害虫虫卵都被杀死,减少了种植过程中农药的施用量。

    高老大所说的秸秆营养土,正是这项秸秆还田技术,即将玉米秸秆进行收集,通过堆置进行生物发酵腐熟,工厂化加工成营养土,用于水稻苗期育秧及设施农业蔬菜种植、城市绿化和花卉用土。

    “不使用农药、化肥,在生产中就节省了很大一部分成本。”公主岭南崴子镇的水稻种植大户老候连续三年使用秸秆营养土育苗,不仅解决了育苗取土困难,而且培育的秧苗素质好、密度大、无病虫害,非常适合机械化移栽。

    “零农药零化肥的好处,不仅保持了地力,更重要的是菜的口感和安全性。”高老大说,秸秆营养土种出的黄瓜那是30年前的味道,好卖价又高。高老大心里也有一笔账。

    农民算的是增收的账,而科研人员要算的就不仅是增收的小账,他们要算一笔大账,一笔关乎绿色、关乎农业可持续发展账。

    据全国第二次土壤普查统计,我省黑土总面积达7800万亩,约占全国黑土总面积的20%。由于近些年来黑土地长期高强度、超负荷利用,在作物产量增加的同时,也带来了耕地地力和土壤微生物活性下降,以及土壤贫瘠化。研究表明,黑土层已由上世纪50年代的平均60至70厘米,下降到目前的平均20至30厘米,每年流失表层土壤平均达0.3至0.7厘米;有机质含量由历史上的4%-8%下降到现在的2%-3%,且以每年0.1%的速度下降。如果不加以保护,东北“大粮仓”的基础不牢,优势也会失去。引以为自豪的宝贵黑土地资源将不复存在。

    据了解,早在6年前,农科院秸秆综合利用团队就开始了紧锣密鼓地进行秸秆腐熟还田改良黑土地试验研究。目前,已研究出一整套玉米秸秆离地腐熟还田的成熟技术。腐熟产物连续还田5年便可使现有耕地有机质含量恢复到原有水平。如果以每个行政村1000公顷玉米田面积计算,每年可利用玉米秸秆1万吨生产腐熟产品6000吨,可改造耕地3000亩,按平均产量提高10%计算,除去成本可获纯利润30万元至50万元。

    解局“秸秆之困”,任重道远。

版权所有:吉林省农业科学院 | 技术支持:吉林省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联系地址: 吉林省长春市生态大街1363号   邮  编:130124
联系电话:   传  真:86-0431-87063132
ICP备案号: 吉ICP备0900351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