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农业科学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党群工作→创新文化
深切怀念李学谌老师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3-12-02
   李学谌老师走了,离我们远去了。
  最近,总有一种怀旧的思绪在心头魂牵梦绕,终不能释怀。我总是想起嘎什根,想起李学谌老师,对他怀念甚多。古训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可能就是老师和学生在人生某一时段有过非凡的经历吧。我对此就深有感念,我感激我的恩师李学谌,总是怀揣一颗终生感恩的心,执弟子之礼,甚至父子之礼。
  我是1980年来院参加工作的,当时直接进入水稻所栽培室,最先接触的就是李老师,他穿戴普通,为人和蔼。就连和一位素不相识的稻农,也能谈上几个小时。终其一生,你说他伟大吗,并没有什么波澜壮阔的壮举。伟大,也是从平凡小事叠加而起的。寒来暑往,似水流年,和李老师相识已经三十多年的风雨,却冲刷不掉任何点滴记忆的痕迹。有如陈年的黑白照、田间地头的教诲等,这些简单纯朴,却富有穿透力。记忆更因李老师的离去而转化为怀念,历时愈久,怀念愈深。浮现在脑海中的一幕一幕,别人或许会认为琐碎杂乱,但就是这些零零碎碎的片断,让我感受到了温暖和关怀,让我蕴生了对水稻的挚爱。我也曾多次告诫自己:只管耕耘,莫问收获,甘于奉献,润稻无声……
  八十年代初,吉林省引进、消化日本水稻工厂化育秧、机械化栽培技术,为降低成本,李老师带领我们试验示范推广小棚育苗技术,编写技术小册子等,并写信向当时省委书记建议:要推广水稻小棚育苗技术。很快收到批复:要高度重视,并做好推广。
  1984年李老师带领我们在德惠县夏家店乡推广水稻小棚育苗技术,基点设在17中学院内,睡大板床,自己办伙食,偶尔能吃上一顿干豆腐就满足了。试验地离敬老院很近,有时中午就在敬老院吃饭。在德惠我们总结出盐碱地水稻育苗床土配制技术。
  1985年在前郭灌区莲花泡农场蹲点,交通不便。搞盐碱洼地开发种稻,直播和插秧并进。当时农民没见到效益,种稻积极性不高,李老师就讲课,鼓励农民,盐碱地种稻是唯一出路。那年有一个分场,因稻种到货稍晚了些,农民就纷纷找场长,今年都不种了,担心白搭工。场长不知所措,私下找李老师讨教有否解决办法,李老师为了让农民播种肯定地回答:有。场长当即召集农民开会,请李老师讲解补救措施。李老师耐心地说服农民,温水浸种、催芽,少施肥等,农民当天浸种,5月末基本上都插上了秧,秋天还获得了丰收。在前郭总结出直播田保苗、除草的技术关键。场长和农民再三感谢农科院、感谢李老师。
  1986至1987年,李老师带我去扶余县搞盐碱地种稻,基点设在引拉灌区管理局,当时还带动蔡家沟镇四方台村。两地相距十几公里,俩人就靠一台旧自行车往返。春秋季风大,在大坝上骑车驮人,还有车辙,行车是很费力的。晚上回到住处,精疲力竭,夜不能寐,就听窗上的玻璃咔咔直响,我从地上捡起用过的火柴棍,別在玻璃上,也难以入睡。下基点必备电褥子、半导体收音机。
  在扶余总结出盐碱地种稻施锌肥有效,小棚育苗技术遍地开花,水稻品种87-12鹤立鸡群。至今扶余的稻农还经常来索取新技术、新品种等。
  1988年,李老师和我应科左后旗政府聘请,指导种稻技术。李老师在公河来苏木指导水稻生产。我在杉都苏木,主要指导工厂化育苗技术。他们引进的日本育苗机械设备存放多年,不会使用,我培训两名技术员,安装、调试、使用机械设备,当年育苗成功,水稻丰收。
  去一次基地,单程就要一大天,要途经辽宁的彰武、康平,要乘火车、汽车、驴车等。有一次,我和李老师下去讲课,乡里来驴车接我们,说是十几里路,但从午饭后驱车,傍晚才到达。真是“望山跑死马啊!”沙漠中几乎没有路,只是朝着大概的方向走。我知道:“天底下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但在当时风沙弥漫的科左后旗,走的人多了,也没成为路啊。人,长时间坐硬板驴车是受不了的,我时而下来走走、跑跑,可李老师则坐一会,趴一会……
  那几年李老师还受科左中旗政府聘请为技术顾问,我们也经常往科左中旗跑,一跑就是好几天,水田开发都是在偏僻、低洼地带。
  1989年李老师带我们三人开始进入镇赉县嘎什根乡,想必是大家对镇赉县、对嘎什根乡有所知晓吧,镇赉的变化,院里今年也组织媒体进行了集中采访报道,新华社、吉林日报、农民日报、中央电视台陆续发表报道,一时间全国各类网站纷纷转载,取得很好的宣传效果。媒体对我院水稻专家25年如一日,几代科技人接力在嘎什根盐碱地上发展种植水稻和技术服务,给嘎什根人民带来了富裕生活的事迹进行翔实报道,给广大农业科技工作者以莫大鼓舞。我作为当初其中之一的科技人员,心中自然是不一样的感受了。
  1995年,李老师又带我们进入梨树县双河乡,进行水稻综合高产栽培配套技术研究与示范推广,荣获省科技进步二等奖。2003年李老师退休后又和我在梨树县叶赫镇,承担梨树县中低产田改造项目,深受欢迎。李老师退休后,一直在水稻所、水稻公司做技术顾问和技术服务工作,经常下乡技术指导、技术培训等,坐阵稻种咨询,很多农民慕名而来。
  我写的可能很多了,有点像豆腐账,又感到语言的乏力,有些词不达意,不足以表达我的感受与心情,反正我觉得写一点东西,一是表达对李老师的怀念,另一方面是抒发一下自己的感情,引起大家的共鸣。我是想让大家都能更多地了解水稻人艰苦奋斗的经历和取得的辛勤劳动成果。
  生死固然无可选择,为师者固然更无奢求,但像李老师这样勤勤苦苦工作了一辈子,还待乐天知命、安享晚年之际,便又悄然而去,怎不令人怅然惋惜!安息吧,我的恩师,你太累了,好好休息吧。我们将继承你的意志和优良作风,发奋图强,锐意创新,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农业科研当中去,为科技创新和现代农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作为一名普通弟子,我怅望灰天,几次停笔,断断续续,书不尽言,言不尽意。

                                             郭晞明                            
                                            2012年7月14日
版权所有:吉林省农业科学院 | 技术支持:吉林省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联系地址: 吉林省长春市生态大街1363号   邮  编:130124
联系电话:   传  真:86-0431-87063132
ICP备案号: 吉ICP备09003510号-4